互聯網B面:為什么中國沒有“暗網,深網”?

- 文丨石水 -

如果有這樣一個標題——《冒死揭秘暗網!互聯網上96%的內容我們都無法搜到!》,你會不會點開看?

你會。

一想到點開之后,一個你過去不曾接觸到的黑暗世界將呈現在你面前,你的心率加快,交感神經興奮起來,腎上腺素分泌加速。

果不其然,文章如你所愿,這片“法外之地”的軍火買賣、毒品交易、人口販賣、兒童色情、雇兇殺人、乃至恐怖組織人員招募應有盡有。

但如果有人告訴你,以上的這一切,只是你想多了呢?

根據美國司法部公布的數據,被取締的全球交易規模最大的暗網市場AlphaBay擁有4萬名賣家與20萬名用戶,網站上毒品和有毒化學品銷售列表超過25萬條,偷竊或欺詐性身份文件、假冒品等的銷售列表超過10萬條。運營3年以來,該網站的交易額達數10億美元。

Wait, 在我們這個隨便過一個節日幾小時內交易額就過500億的國家,上面這些數字,是不是少了點?

章瑩穎案讓暗網成為高頻詞匯,但普通人對暗網仍然知之甚少。人們日常接觸的互聯網世界是表層網絡,也就是明網,而百度、谷歌等常規的搜索引擎無法搜到的隱秘網絡,則是“暗網”,它需要通過特定的技術手段才能進入。這個特定的技術手段之一就是使用Tor瀏覽器。這里附贈一個教程,只要你有點英文基礎,開啟暗網之門與登錄淘寶網購的難度,中間就隔了個新東方的距離。

(https://alphabaymarket.com/alphabay-market-guide/ 經測試,你不需要VPN就可以打開)

Welcome to Tor Browser. 歡迎來到匿名世界。如果用最直白的語言來解釋Tor瀏覽器(通向暗網的門)與我們常用的VPN的不同之處就是,常用VPN從A點到B點中間拐了一個彎,Tor拐了3個,而這3個彎之間僅兩兩相識(ABC三個彎,A知曉你的IP和B;B知曉A和C;C知曉B和服務器),因此難以追蹤,一旦斷開連接,Tor瀏覽器會自動刪除隱私敏感數據,保證你的匿名性。形象點的說法就是,你作惡的時候穿著隱形衣。

但為何暗網世界的中文用戶如此之少?根據Tor Metrics顯示,在不久前,中國用戶直接使用Tor連接的數量從1500增加到了2500,但這以千計的數字,實在是少的可憐。近兩年,公安部門的確破獲了一些境外暗網,規模都不大。筆者以極其有限的技術知識,妄自揣測:中國人并不需要這樣的暗網存在,大量的“惡”可以明目張膽地在明網上實現。

容我舉個例子。

我認識一人,雖不至于與日本的“隱蔽族”為伍 —— 那是群長達數十年不出門不社交的人 —— 此人的死宅屬性確實也登峰造極了:青春期的男同胞們因某些你懂我懂的原因需要去醫院進行的手術,這哥們自行在家DIY完成,仗著自學的那些醫用知識,硬生生活到現在。他這小半輩子經歷的事情,跟故事會里的還真差不多。

好幾年前,他誤入傳銷組織。那時候,手機還是諾基亞的天下,微信還只是張小龍腦子里的概念,這哥們是數億QQ用戶中渺小的一員,抱著小富即貴的念想,在酒肉朋友的慫恿下,略顯猶疑地用鼠標按下了添加某QQ群的按鈕,就這樣,咻地一聲,被吸了進去。

被人刨了坑之后,為了脫身怎么也得帶個把人進去吧。他看透玄機,認為那些只要對“虧損抱有僥幸心理的人”必有做傳銷的潛質,就這樣,若干親疏好友血本無歸。

傳銷的坑剛跳出來沒多久,徒轉信怪力亂神,異能修行,相信神靈不該一體,總想練“靈魂出竅”功,經網友授功,每天集中意念盤坐,力圖沉到潛意識層面。他曾描述,這是一種靈魂“彈”出肉體的感覺,奇妙無窮。不知修煉了多久,再見他時,已生病數月,尿血半月,硬挺不住,不得不就醫,遵了醫囑,在深陷前,逃離虎口。

不信人,不信神了,信錢吧。

鬼使神差地,他入了比特幣的圈子,玩得倒也風生水起。近幾天,比特幣行業遭遇了最大的政策危機 —— 監管層將關閉比特幣集中交易平臺,現如今,比特幣場外交易基本靠微信。

以微信群為載體的場外交易還主要以大宗交易為主,這哥們揚言道,“小額的,咱看不上!”大家通過熟人介紹,加入中間人的微信群,與群里其他用戶自由交易或通過中間人進行擔保交易。線上掛單,直接轉賬完成。這是一個高度自治的組織,被打散后,能立馬春風吹又生。

閑暇之余,他又迷上了養異寵,水蛭、蜥蜴、屎殼郎、子彈蟻,蜘蛛都受寵過。我有陣子熬夜體重飆升的時候,他曾建議我上百度貼吧,搜索關鍵詞蛔蟲卵,有大量“靠譜賣家”。“你啊,需要讓蛔蟲替你吸收吸收,躺著就能瘦,真的。”

故事還沒說完,但有一點已經很清楚了:這哥們沒上過什么暗網,也沒必要上,所有的事兒,表層網絡應有盡有。

知乎還有個高票答案,在中國想了解暗網只需要去公共廁所蹲個大號就可以了。

與國外使用暗網進行這些交易所不同的是,中國的互聯網黑市買賣方的確更傾向于使用公開的網絡平臺。

以兒童色情內容為例,成人內容在歐美、臺日韓三地等都基本合法,但兒童色情除外。澳大利亞更是世界首個檢控前往國外嫖童妓的國家。日本參議院于2014年通過《禁止兒童買春和兒童色情法》修正條文規定,散播或持有未滿18歲兒童色情圖像非法。

我國則從1997年12月30日公安部發布的《計算機信息網絡國際聯網安全保護管理辦法》第五條就“色情”明文禁止:

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利用國際聯網制作、復制、查閱和傳播

(六)宣揚封建迷信、淫穢、色情、賭博、暴力、兇殺、恐怖,教唆犯罪的。

然而,連最普通最常見的QQ群都可以成為戀童癖和色情直播的載體,遑論未成年網絡游戲這些兒童色情傳播的重災區了 ——淘米公司的游戲《小花仙》已經運行7年,這是一款面向四歲以上男女孩打造的,以微觀世界為舞臺的換裝類游戲,一度有“小屁孩的王者榮耀”之稱。孩子們如果不想被游戲里漂亮的同伴們甩到一邊,就得使用“靈豆”去購買裝飾,而靈豆這類游戲貨幣積攢地很慢。一套衣服一般要幾十塊人民幣,低齡的孩子沒有太多能支配的錢,于是,一批瞄準“商機”的成年人在游戲的世界頻道發布消息,標題通常為“送米卡”的廣告(1米卡=10元),以此來換取孩子的裸照、裸聊,甚至要求孩子同TA發生關系。該公司旗下的其他游戲,摩爾莊園,賽爾號也均涉嫌兒童色情。而自今年6月媒體將小花仙比作“性侵幼女大本營”而曝光的淘米公司,依舊活得好好的。

我們再來看看曾被曝光遭遇隱私泄露的公司:2013年攜程因安全支付日歷導致用戶銀行卡信息泄露事件,泄露信息包括用戶的持卡人姓名、身份證、所持銀行卡類別、卡號、CVV碼以及用于支付的6位密碼;同一年,近80萬條投保人信息在中國人壽的合作網站“眾宜風險管理”搜索信息欄中可以隨意查找,包括險種、手機號、身份證號、密碼等;2000萬條如家、七天等連鎖酒店的客戶開房信息可在名為“查開房”的網址輸入姓名或身份證號獲得;在淘寶輸入“單號”一詞,個人信息明碼標價:快遞單信息一般1元/條,若采購量大的話則0.8元/條。

有的時候,隱私在我們這兒,太不重要了。暗網上涉及的數據販賣也許只是被你我一笑置之(無可奈何)的小把戲。

百度貼吧一度還有和犯罪有關的吧,上面明文寫著多少錢一顆人頭,詳情QQ私聊;人大天橋處一長年累月抱小孩的婦女,你可以上前詢價畢業證學位證殘疾人證的價位;辦證的狗皮膏藥更是貼到了你家門口。詐騙造假?成本太低了。暗網上售賣的假身份證假護照太貴了。

還有一些,現在看來甚至都不值得一提的 —— 淘寶微博等刷單刷粉,其實都算是地下產業地上化,在群眾心理認知內被廣泛接受的典型案例。

你看,暗網真沒什么,是不是?

《紐約客》1993年刊登的一則由彼得·施泰納(Peter Steiner)創作的漫畫,“在互聯網上,沒人知道你是一條狗。”一語道破互聯網的一個核心價值:匿名性。

Tor創立之初源于美國軍事技術,為保護美國情報通信而開發;斯諾登在郵件通信中使用一項技術Tails。Tails啟動后,Tor會自動運行,而關閉后,會返回正常的操作系統,不會留下任何記錄;新聞界也有使用Tor進行背景調查的習慣。

但中文世界還沒來得及涉足暗網,實名制就來了。

2017年6月1日正式施行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》第二十四條的規定要求:網絡運營者應當要求用戶提供真實身份信息。“用戶不提供真實身份信息的,網絡運營者不得為其提供相關服務。”

中文世界還看不起暗網的時候,匿名世界就要在中國消失了。但沒關系,現實生活的魔幻現實主義,遠比暗網精彩。

轉載請注明出處 AE博客|墨淵 ? 互聯網B面:為什么中國沒有“暗網,深網”?

相關推薦

發表評論

路人甲

網友評論(0)